召唤周公(啊拉我在很严肃的召唤啊!)

2010-01-20 (Wed) 17:46
凌晨的1点多的时候突然断电,被前几天小电不停重启刺激得保存意识强烈,反映了两秒之后也就淡然接受了
但是,躺在床上……睡不着……
涂版头涂得正high兴奋得要死根本睡不着……而且回家之后一直都是4点左右睡觉,生物钟已经把最适合工作的时间段调到凌晨,满心的兴奋无处发泄确实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,还好小P有充满电但是,听着patapon的催眠音还是睡不着…………
再睁眼的时候是7点半左右,来电小电自动重启,明明关掉的台灯自己也亮起来,被闪醒的我淡定地等电脑启动完毕然后淡定的关掉,淡定地让自己打颤的眼皮合上然后淡定的进入梦乡
可我的梦乡却没我想象的那么淡定
烦躁,非常的。虽然意识有点模糊但我清清楚楚地记得,我在绞尽脑汁想着诅咒的言词,说是诅咒更有点像骂街,说是两者的结合比较恰当,又恶毒,又激烈
这是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事情,从来没有想过去像骂街一样和人争吵或者是发自内心的愤怒、诅咒,一直以来那些事情在我来看都是毫无意义,“骂街式的争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而被那些言辞激怒的人也不过是蠢货,背地里伤人不过是对自己罪责的逃避,毫不知自省的自我开脱”——一直一直这样认为的我,仿佛发泄一般重复着这些行为,双手紧握,胳膊安静不下来地来回挥舞,恨不得有个人就在身前立马让我暴揍一顿,气愤的快要哭出来,奋不顾身……那种负面的兴奋感就像睡不着的时候一样,躺在床上无处发泄
气愤,悔恨,厌恶
感情强烈得前所未有,至少在我的记忆里自己从未如此
现在回想起来像一场空梦,只不过是个拉闸限电的完全不值得我那么恶狠狠地去记恨,正在兴奋地画着的版头也涂得十有八九也有好好保存,以残存的一点点想要涂完的遗憾为轴心竟然扩展到这种地步…………意识模糊的我的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源自本心我不知道,不过我的身体里有某个只在夜晚出没、做出连我自己都惊讶的事情的家伙存在也说不定(这是什么俗套的漫画情节啊笑)

顺便,收拾文件夹的时候翻到这个
JNxuan.jpg
上面那个本子的宣传图来的,因为不是内页(好吧其实是因为太难看)没往公式站放,既然画都画了就扔这里晒一晒吧
啊说到轻音,昨天看了14话番外,然后在AVFUN上看了炮姐的OPED画面和音乐互换的神同步视频,最后预告里闪过男主(虽然没有一直追但这动画真的需要这个角色么)扎着绷带躺在医院里的预告画面,于是晚上很神奇的梦到轻音少女们在14画的live house里和炮姐的男主同台演出的情景……而且有明确的、非常欢乐的音乐,应该也是AC上配乐……啊这个梦是在7点半醒来之前做的所以应该算……正常……吧?
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(0) |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